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腾讯旗下公司发布徐悲鸿数字藏品引版权争议,发行方:徐先生过世已超50年,作品有授权

2022-08-30 08:54:59 690

摘要: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王永菲冉学东北京报道5月30日,腾讯旗下数字藏品平台幻核因发售徐悲鸿数字墨马藏品,引发版权授权争议。徐悲鸿美术馆5月29日在微博发布的版权声明评论区中指出,徐悲鸿美术馆并未授权...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永菲 冉学东 北京报道

5月30日,腾讯旗下数字藏品平台幻核因发售徐悲鸿数字墨马藏品,引发版权授权争议。

徐悲鸿美术馆5月29日在微博发布的版权声明评论区中指出,徐悲鸿美术馆并未授权“幻核”发行徐悲鸿先生的数字藏品,一时间引发人们对于幻核发售的徐悲鸿数字墨马藏品的版权质疑。

幻核平台方面相关人员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徐悲鸿先生过世已超过50周年,所以拍卖所得的拥有者方具有独立授权来跟幻核合作的权利。具体出处无法告知,我们严格把控合作素材的授权跟作品,发售作品都是经过授权后再发布的。”

幻核数字藏品版权引争议

5月29日,徐悲鸿美术馆在社交平台发布版权声明指出,近日,我们关注到某些数字平台以徐悲鸿先生的名义为噱头发售相关数字藏品,这些数字藏品的原始作品有些为假冒作品,有些不能提供完整的溯源证据,有些作品与徐悲鸿先生根本无任何关联。

恰逢5月30日幻核发售徐悲鸿数字墨马藏品,徐悲鸿美术馆在该版权声明评论区指出,徐悲鸿美术馆并未授权“幻核”发行徐悲鸿先生的数字藏品。

由此引发了人们对于幻核发售的徐悲鸿数字墨马藏品的版权质疑。尽管版权授权等问题引发质疑,不过5月30日15:00正式上线的徐悲鸿数字墨马藏品,不到一分钟就售罄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几乎瞬间就显示售罄了。”数字藏品爱好者凌衡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一直很喜欢徐悲鸿先生墨马图系列中的《战马图》,在开售前就准备好抢购了,还是手慢了。”

图片来源:幻核平台徐悲鸿先生数字墨马藏品

幻核APP显示,本次发行的徐悲鸿数字墨马藏品共有8款,选自徐悲鸿奔马题材中最具代表性的八幅作品,分别为《驰驱万里》、《柳荫立马图》、《战马图》、《骏马图》、《天马》、《奔马》、《迥立向苍苍》以及《竞足千里》。每款藏品限量3620张,发行总量28960份,其中160作为活动使用,剩余28800份公开发售。发售价格为128元,该作品发售收入共计3,686,400元,正式发售不限制个人购买数量。

发行方北京皇城艺术品交易中心于2009年12月30日成立,法定代表人为胡月明,是中国动漫集团旗下的一家艺术品交易服务平台。本报记者就其在幻核发布的徐悲鸿数字墨马藏品进行咨询时,对方立马挂断了电话。

本报记者注意到,近日,幻核发展脚步明显加快,5月初至今共发行了9款数字藏品,而其中7款数字藏品在5月26日后发行,加速行动或与“新官上任”有关。5月23日,原腾讯新闻负责人王诗沐刚刚调任负责幻核等创新业务。王诗沐曾担任网易云音乐副总裁、网易美学负责人,曾做出过网易云音乐“云村”社区,去年4月任命为腾讯新闻负责人。

律师:无需徐悲鸿美术馆额外授权

徐悲鸿美术馆在版权声明指出,时代悲鸿(北京)文化艺术中心是由徐悲鸿后人授权创立的独立文化艺术中心,根据授权,时代悲鸿(北京)文化艺术中心拥有维护徐悲鸿先生及其作品的各项合法权利的资格,具体包括但不限于徐悲鸿先生的名誉权、姓名权、作品完整权。对于侵犯“徐粉”、消费者、徐悲鸿先生及徐悲鸿先生后人的违法行为,本公司将依法保留追究侵权方法律责任的权利。

在徐悲鸿美术馆版权声明评论区中,肯定了阿里旗下平台鲸探、商汤科技旗下的数字猫以及芒境·人民艺术馆等数字藏品平台发售的徐悲鸿先生作品的数字藏品是有授权的。

从《著作权法》角度看,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律师夏海龙向《华夏时报》记者介绍:“《著作权法》对自然人作品财产性权利的保护期为作者终生及其死亡后五十年,徐悲鸿先生于1953年去世,因此其作品目前已经进入公有领域,其他人可以不经许可、不付报酬使用。但应标明作者姓名,且不能擅自对作品进行修改或篡改。”

夏海龙认为,用在幻核平台上发行数字藏品的作品是以徐悲鸿先生画作为拍摄对象的摄影作品,而非画作本身。在相关画作已进入公有领域的情况下,理论上任何人都可以对其拍照然后用来发行藏品,并不需要获得徐悲鸿美术馆的额外授权。

基于区块链底层技术的数字藏品,因具备数据难以篡改、可溯源等优势,保护版权成为重要落地实践场景,但是数字藏品市场鱼龙混杂,在发售过程中本身又隐藏着版权问题。

此外,幻核平台方面相关人员向本报记者强调:“目前发布的藏品是独家授权,仅确保在腾讯区块链的唯一性。”

目前各家数字藏品平台使用多种不同的区块链底层系统,比如阿里旗下数字藏品平台鲸探使用的蚂蚁链、京东旗下数字藏品平台灵稀使用的至臻链、视觉中国旗下数字藏品平台元视觉使用的长安链等。在不同的链上,时常也会出现同一标的物,不同的价格等问题,多平台发售。数字藏品平台监管较弱,用户维权问题时有发生,消费者在购买前需要做好多方了解。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